|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子 - 魆妖記02、03

※下戲
※廢叔的野獸怎麼關不住

※這麼一點點我也能自己萌的死去活來 QQ




01


風間始正貼著他打盹,廢蒼生不是很想接電話。手裡捏著瘋狂震動的手機,猶豫再三,因為不想看見青年可憐兮兮地轉述工作事項,還是輕輕地向後挪,翻身接聽。

電話另一邊十分禮貌地通知他下週要到片廠一趟,他壓低音量回應,就結束了通話。背後的青年卻蹭了過來,含糊地詢問是不是工作。

「嗯,下星期要開始籌備了。」

輕輕地回應一聲,風間始過了一會才彈起來,正好讓廢蒼生轉過身來,他揉了揉眼,又躺回對方的懷裡。

「怎麼?」

「沒……沒有。」

嗓音仍帶著睡意的沙啞,風間始怎麼可能坦率地表達他只是捨不得這種隨時可以膩在一起的悠閒生活。

「嗯?」

拉拉風間始的耳朵,廢蒼生盡量讓慵懶的嗓音透露出足夠的不信任。

「我……我只是想,明天要給大哥做些什麼送過去,他都忙得瘦了。」

「哼,不如想想我。」

「你——你倒是胖了一點。」

掌指摸了摸廢蒼生的胸膛,往下捏捏小腹,風間始認真評價,卻換得對方揉搓他的耳朵的反應。

「幫幫我。」

低啞的聲線與曖昧的撫觸讓他曉得男人想做什麼。風間始糾結了一陣,才面紅耳赤地撐起身體,直視那總是移不開視線的碧綠雙眸,在對方的掌指滑下他的腰際的時候,垂下眼,貼近廢蒼生。




02


托腮看著正式拍攝,風間始見廢蒼生拿出那個盒子,聽見隨後的台詞,忍不住嘆了好幾口氣,在旁邊穿著一身黑衣準備上場的鍛神鋒忍不住拍了拍青年的肩膀,而那人側過頭來幽幽地望他一眼,又嘆了口氣,這讓鍛神鋒難得地坐立不安。他和廢蒼生年紀相仿,仕途經歷極為相似,加上這種十分寫實的競爭關係,他們的半個人生都是擔任對方的緋聞男友渡過的,他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損友的小男友,同時篤定廢蒼生肯定不懷好意。

待導演喊了卡,廢蒼生望過來一眼,那彷彿還在戲中的張狂笑意沒有減少半分,又摻雜了其他的什麼。鍛神鋒終於忍不住翻了白眼,湊近仍然幽怨的風間始說悄悄話,成功地換來青年一臉驚恐——

「他就是個混蛋,喜歡他不如喜歡我。」

「別欺負他。」

顯然對鍛神鋒和風間始的互動非常不滿意,廢蒼生加快腳步,隔開了兩人,換來黑衣人又一記白眼。

「你才沒資格這麼說我。」

「走開。」

「護雛的老母雞。」

輕哼一聲,鍛神鋒上前慰問許久未見的老前輩,而廢蒼生親暱地捏捏風間始的鼻子。

「你終於肯吃醋了。」

「我——我……對不起。」

張了張嘴,風間始摸摸鼻頭,垂頭喪氣地道歉。

「我喜歡你吃醋。」

指背蹭了蹭青年的臉頰,而風間始瞪圓眼,抓著廢蒼生的另一隻手掙扎一陣,才親吻那張上了妝的臉頰。




我想念風間弟弟 QQ
哪時才不是出現在對話裡 QQ

 
评论(2)
热度(2)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