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忽然之間 06(完)

※東離劍遊紀
※殤捲
※下戲 & 演員AU




06


隱瞞結婚的時間不算太長,因為他們的事務所於第二年各自收到他們沒有一起報稅的罰單。不僅捲殘雲的經紀人失控,殤不患那邊也算不上正常,是一段兩人再也不願記起的回憶。理所當然的,經紀人後來無論提了什麼要求,他們都趕緊點頭答應,其中包括見雙方家長、買一對戒指、拍一組照片和告知親朋好友——

躺在殤不患的大腿上,捲殘雲不安份地蹭來蹭去,而男人只是安撫性質地摸摸他的頭,讓他不滿地起身,得寸進尺地鑽進殤不患的懷裡,妨礙對方滑手機的大業。

「怎麼啦?」

配合地放下手機,殤不患摟著捲殘雲低聲詢問。

「結婚好累哦。」

「你只是不想跟我回家吧。」

哼哼兩聲,殤不患一針見血,惹得捲殘雲扭動了兩下,支支吾吾半天,終是沒有吐出完整的解釋。他頓時好氣又好笑地拍拍青年的大腿,佯裝生氣地警告。

「我們已經結婚了,你可沒有逃婚的機會。」

「哎我不討長輩喜歡嘛。」

「唔,我記得你有幾個年長的粉絲啊。」

「那是你爸和你媽,不是我的粉絲——」

「你怎麼知道他們不是你的粉絲?」

眨眨眼,捲殘雲遲疑地考慮這句話究竟是不是玩笑。自己的兒子明明那麼優秀,要是喜歡他,那多奇怪呀。

然而這副認真的模樣惹得殤不患愉快地笑了起來,低首親吻青年的臉頰。

「你真可愛。」

「——不准捉弄我!」

反應過來的捲殘雲鼓起腮幫子抗議。這可是正經事!怎麼好像他越認真,殤不患越容易捉弄他?第一次說要結婚的時候,好像也是這樣,後來他們談過幾次以朋友的身份參加對方的家庭聚會的時候同樣——

「別擔心,他們會喜歡你的。」

指節輕觸捲殘雲的鼻尖,殤不患低聲安撫,青年卻抬眼瞪他,惹得他再度彎起唇線。理所當然地,大腿立即挨了一掌。

「你怎麼這麼肯定?」

「因為是我的家人呀,你也會喜歡他們的。」

「……你就不擔心跟我家裡人處不來?」

從來不曾擔心自己不喜歡殤不患的家人,相反則是憂心忡忡,卻一直無法處理好這個。捲殘雲嘆著氣反問。

「反正你已經是我的了,他們不喜歡我也來不及了。」

「……原來你這麼流氓。」

這個答案讓捲殘雲目瞪口呆,簡直刷新三觀。

「你還特別喜歡呢。」

「——戒指寄來了,我去拿。」

摸摸下頷考慮了一陣,又看看那張帶著滿滿笑意的臉,耳尖不由得微微發紅,捲殘雲迅速跳下沙發,而殤不患收斂笑容,靦腆地摸摸鼻子。他不曉得青年是不是與他想了相同的東西,這次至少能讓他確定,無論在哪裡,無論做什麼,捲殘雲似乎都喜歡他偶爾的強勢。

拉拉嘴角,克制著不要露出詭異的笑容,殤不患再度拿起手機與家人敲定日期。他們打算先見他的家人,一方面是別讓捲殘雲過度緊張,另一方面是他想放下心中的大石。相較於自己不被捲殘雲的家人喜歡,他更擔心那人遭遇不愉快。青年不像他以前的對象那般出得廳堂,入得廚房,即使相同的胡思亂想,卻體貼多了,還可愛的要命,他才捨不得那人從他這裡遭受任何一點委屈。

「來看看,我覺得還不錯。」

蹦蹦跳跳地坐回沙發,捲殘雲將其中一個棗紅色的絨面盒子遞了出去。

打開盒子,殤不患目不轉睛地看著那只銀色的戒指。他拿出戒指,指腹輕輕地滑過指環上精緻的花紋,又看著雙手捧著一顆戴皇冠的愛心的雕刻半晌,才去檢查內圈的刻字。

——And then a thousand more

「很棒,對吧。」

將另一只稍微小了一點的戒指遞到殤不患眼前,捲殘雲笑得眉眼彎彎。

「對。」

抬眼瞅了一眼捲殘雲那彷彿要融化他的笑容,殤不患同樣檢查了青年的戒指,才湊近覆行刻文上的要求。

——Give me a thousand kisses

他們都很喜歡接吻,然而這種不帶任何情慾的親吻的次數最多。因為每回這麼親嘴,總要重複個四五次,兩人才捨得分開。

滿足地轉轉手中的戒指,捲殘雲隨即低頭把戒指套上,卻被殤不患攔住。

「你這個沒情調的傢伙,我幫你戴。」

「唔,這個又不是訂婚戒指,也不是結婚戒指。」

看著殤不患幫他把戒指套上左手小指,還格外小心地讓皇冠向外,捲殘雲摸了摸指環,同時為自己辯白。即使經紀人沒有強迫他們公開,他們討論了一次,為了可以光明正大地探班或送禮,甚至於公開場合做更加親密的舉動,他們在決定結婚戒指的款式之前,先買這對戒指暗示所有認識他們的人,他們偷偷地結婚了。自己戴上怎麼又跟情調扯上關係啦。

「這話的意思是,你想要訂婚戒指?」

挑起眉,殤不患將自己那只戒指遞給捲殘雲,惹得青年咕噥著回嘴。

「才不,你不如再親我一千次。」

「我可以分期付款,而且會更多次。」

見捲殘雲將戒指套進他的左手小指後,低頭親吻他的指節,殤不患輕輕地將掌心朝上,抬起青年的下頷,低首貼了上去。他猜他們即使戴著相同的戒指,媒體和群眾也不會把他們湊在一起。他不想高調公開,卻無法避免。

話說回來,他們從交往開始,總是脫序演出,沒有一件事按照計劃來,或許開誠佈公也得不循常規,而幾十年後,他們會忽然發現,他們居然已經一起走了這麼長、這麼久,依舊緊緊地牽著對方不願意放開。




一路爆字,一路灑糖,終於寫到我原本預想的結局 QAQ

明明這麼可愛的CP,怎麼得住火星呢 (ry

 
评论
热度(3)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