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忽然之間 01

※東離劍遊紀
※殤捲
※下戲 & 演員AU

※如果沒有偷懶,就是日更!因為我全部寫完啦哈哈哈哈哈!

※其實應該算是與《我的男朋友是迷弟》系列文,不過這篇比較像正文,那篇像番外或彩蛋之類。




01



桌上擺著一本收集冊,裡面貼滿了他從宣傳東離劍遊紀以來的緋聞,殤不患愁眉苦臉地翻了翻。他不是第一天曉得經紀人的這個惡趣味,然而……唉,沒有他最想看到的那張臉真是太不可思議——才怪。即使緣由完全不需要絞盡腦汁,他還是忍不住嘆息。

絲毫不需要認真計算,他一頁頁翻過去,都能看見凜雪鴉那張英俊帥氣的溫柔笑臉。他和那個男人不是第一次合作,事實上,他還得恭恭敬敬地喊一聲前輩。尚未闖出名號以前,他受過凜雪鴉的提攜,之後才逐漸看清這個真假難辨的世界,才依靠演技取得如今的成就。每一次的訪談只要有類似的問題,他總會認真地感謝凜雪鴉。然而從第一次開始的迴響,他約莫曉得自己已經踏上了不歸路,這回又分別擔任第一男主角和第二男主角,他不意外他的緋聞對象第一名的寶座是這個傢伙的。他們甚至只是笑著交談,也會有粉絲在尖叫中昏厥。

再來嘛……哦,丹翡也有份?這倒是讓他頗意外,這不就是上次下雨,他替她撐傘嘛——什麼蘿莉控!亂寫!要不要去查查什麼叫蘿莉控啊?這麼紳士的舉動也能把他寫成這樣!怎麼說丹翡都是成年人了,不能這樣優待娃娃臉好嗎!

又連續翻了幾頁,向他站穩第二名的緋聞對象暗暗嘆息。殺無生也是多次與他待在同一個劇組,在理想情況下,他們是緋聞男友的關係。那傢伙長著一張壞人臉,其實非常好說話,所以他們私下的友情迅速地呈等比級數成長,而他們擁有很多彼此才能理解的內部笑話更是理所當然,常常在別人反應過來以前,對話已經朝讓人一頭霧水的方向光速飛奔而去,這些都導致了現在這樣的後果。至於不理想的狀況……哎,就是無比糾葛的三角關係了。看著凜雪鴉和殺無生一左一右地搭在自己的手臂上走進酒吧的照片,回想起當時的對話後,揉揉臉。

先是殺無生裝模作樣地嫌棄跟他、凜雪鴉一起,總像顆閃亮亮的電燈泡,凜雪鴉得意的笑容則讓他忍不住鄙視那個男人。明明曉得他喜歡誰,這兩人有時候的爭寵行為真是莫名其妙,是逗他給自己找樂子吧?還一左一右挾持他,擺明就是要給人天馬行空的。如果眼神能夠殺人,他肯定殺死這兩個傢伙好幾遍了!

他那天的臉上清清楚楚寫著想待在家裡煲電話粥,還被當作消遣……更別說他喜歡的那個傢伙看到他們三個人的照片時,大讚他帥,還鼓勵他常常出去被拍。那種從地獄爬出來直達天堂,再從天堂摔進地獄的感受,也不是多麼不容易才能得到……。殤不患再一次地,懷疑自己的眼光。

思緒正飄向男朋友,放在一旁的手機發出一聲短促又歡快的提示音,殤不患反射性拿起來瞄了一眼,隨即滑開螢幕,樂呵呵地與外出工作的戀人傳起訊息。

——在幹嘛?

——看我前陣子的緋聞。照片拍完了?

——已經整理出來啦?我還要一陣子才能拍完,晚點去你家,我要看緋聞,借我看借我看~~~

——我說你啊,為什麼這麼喜歡看男朋友的緋聞啊?

——這表示你帥你受歡迎啊!

——唔,好吧,晚上想吃什麼?

——吃你!吃吃吃!吃好吃滿!

——那我隨便煮啦。

——好喔!前輩來叫我啦,我上工了,親親!

——親。

即使他時常會不曉得為什麼喜歡那個人,卻又很習慣哄這個總會對他滿嘴跑火車的傢伙,而且……好吧,真的很可愛,總害他忍不住笑得像個神經病。對著螢幕傻笑一陣,才努力集中精神面對他的緋聞。

撐著下巴回憶與照片中身材火辣的美人的相處,殤不患隨意翻了幾頁,看看類似的照片和標題。他近期最轟動的,果然還是刑亥這次。東離劍遊紀上映後正好撞上情人節,也是他認為很重要的第一個情人節,於是蒐集了損友們、丹翡與狩雲霄的意見後,他再三思量,還是徵詢了這方面經驗豐富的刑亥。刑亥帶他去毫不起眼的店鋪學習製作巧克力和包裝,卻在能接觸他的時候,胸部全程貼著他,一邊提供他很多下流的建議,惹得他手足無措。他們被拍到最多的,都是他慌張地靠著牆面,身前則抵著刑亥。他猜刑亥是想捉弄他的男朋友,可惜那一位看見照片和標題毫不意外地完全沒有抓住重點,只是摸摸自己平坦的胸部,一臉憂鬱。

「你喜歡大胸?」

「我喜歡你。」

他記得那張稚氣的臉龐迅速地燒紅,而這般花甜蜜嘴也足夠自己吃驚了。他原本不太擅長這個,卻總是脫口而出。約莫是因為談情說愛的對象十分坦率,不知不覺被同化了吧。嘴角微微揚起,快速翻過刑亥的部分後,看到狩雲霄和他的照片就傻眼了。

這個真的是意料之外……。不曉得是現代人的口味太重,還是媒體完全沒有節操。即使數量上算不上多,照片中的他們都笑得溫和,根據笑容,他猜他們談論的對象是他的男朋友。東離劍遊紀的拍攝過程中,他曾經和狩雲霄外出吃了幾次飯,其他都是工作場合的側拍。無論從哪方面來說,狩雲霄都很關照後輩,與凜雪鴉完全不同的可靠,在拍攝過程中,很多時候都是他們的定心丸,然而這……哎,總覺得可以想像男朋友晚上會興奮得睡不著覺了。

抬眼看了看時間,又低頭望向下一個緋聞對象,隨即忍不住對著那張英俊卻帶著憂鬱氣息的臉龐嘆氣。蔑天骸這個帥氣的宅男當然是其中之一,更別說他們曾經合作過。蔑天骸一直以來都擁有莫名其妙插入別人的對話之中,而後句點的才能,唯一能順暢地進行談話的對象是丹衡,導致每次蔑天骸的訪談結束,負責訪談的可憐蟲總是面如死灰,他與殺無生卻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困擾。他從前不曾嘗試單獨與蔑天骸交談,所以這回才真正熟絡,所以再加上丹衡和凜雪鴉,這個五角關係的傳聞好像不算意外……

話說回來,要他評價,蔑天骸和丹衡絕對能進入又怪又受歡迎的排行榜前十名。丹衡從來不演主要角色,特別鍾愛戲份少或短命的類型,人氣卻高得不像話。不曉得是不是都很奇怪才臭味相投,還能互相忍受,這樣的友情導致那兩人從來都是彼此的緋聞主要對象。摸摸下巴回想著丹衡與蔑天骸的相處,輕快的提示音再度響起且打斷他的思緒。

一邊拿起手機,一邊滑開螢幕,忍不住彎起唇線,微微笑了起來。

——我結束啦,這就過去。

——來吧!熱騰騰的晚飯等你。

——我想吃燉飯~

——行吧,路上小心。

——愛你。

——嗯哼。

訊息旁邊提示對方已讀。除了某些特殊情況,他很少直白地表示這個,通常是接收,而後完完全全地回饋相同份量的情感。稱不上是羞赧,只能算是不習慣。殤不患考慮了幾秒,慢慢地敲了四個字。

——我也愛你。




殺:我覺得跟你們一起,我總像電燈泡。
凜:呵呵 ^^
殤:😒😒😒😒😒 不喝我先走啦?(被損友一人一邊逮住


 
评论
热度(3)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