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男朋友是個迷弟 - 03

※東離劍遊紀
※殤捲
※下戲


※莫名其妙有了續(喂)不過變成段子集合就是了……
※序號與事情發生先後無關,與我寫的順序有關(毆)




05


將醒之際,殤不患伸手一撈,除了床舖和被子什麼都沒有摸到,這才張開眼確認床上只有他,而不是花式亂滾,又抬起頭望向浴室,也沒有正在使用的燈光與聲響。揉揉眼睛挪到床邊,一眼就看見對方的衣物仍扔在地上,只好起身撿起褲子,一邊呵欠一邊穿上,朝外走去。

餐桌旁的金髮反射著斜照進來的陽光,顯得色澤更淺,更加耀眼。他想他原本就喜歡晴朗的天氣,如今因為眼前那人而更加喜歡。他上前摟著正在喝牛奶的青年,低頭親吻對方的耳畔。

「餓了?」

「唔嗯,昨天稍微填了肚子就過來,一來就——」

「咳,除了餓,身體沒有別的問題?」

看著那轉過頭來望向他的藍眼睛閃爍著狡黠,殤不患尷尬地打斷捲殘雲的話,連忙詢問對方的身體狀況。這回急躁的人是他,畢竟距離他們殺青後的第一次,也間隔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才能私下相處。即使他的準備工作肯定做足了,依舊有些擔心。當時他們沒有過度縱慾,捲殘雲要正常活動還是有些難度。

「沒有啊,你要檢查一下嗎?」

眨眨眼,捲殘雲舔舔嘴,放下手中的杯子,轉身貼向殤不患,惹得年長的情人忍不住退了一步,而殤不患這才注意到捲殘雲上衣的領口過大,露出了鎖骨和部分的胸膛。視線往下,確認了是自己昨晚穿的那件,眼底閃過一抹吃驚,一抹佔有,一抹欲望,一抹慌張,交雜著讓青年愉快地彎起唇線。

「來嘛,檢查一下。」

抓著殤不患仍猶豫著搭在腰上的掌指探入衣擺,那頓時有些急促地呼吸讓捲殘雲十分滿意。

「你……你不是肚子餓了?」

奮力掙扎著維持一絲理智,指腹卻摸索揉捏按壓,在昨晚曾經探進去的周圍磨蹭,而捲殘雲配合地抬起臀部,仰起臉親吻他的嘴角。

「餓呀,你先餵飽我這裡嘛。」

「你這傢伙——」

受不住撩撥,殤不患的頭一偏,品嚐那人口中殘留的甜味和奶香。瞥見桌上擺放的蜂蜜,隨即輕哼一聲,也不曉得是對捲殘雲無糖不歡感到不滿,還是滿意那個對他來說恰到好處的甜度,一邊輕拍那結實的臀部,扯著捲殘雲跌跌撞撞地朝臥室走去。

「哎,不在外面做?」

跌在床舖上時,捲殘雲抓住喘息的空檔詢問,語氣帶著惋惜。

「還是要潤滑一下。」

說歸說,殤不患卻拉起青年的衣擺在胸膛上落下親吻。捲殘雲抬起腳,不安份地用腳跟磨蹭著他所能觸及的位置。

「那你是不是喜歡我什麼都不穿,只穿你的衣服,所以捨不得脫?」

「閉嘴。」

被調戲的有些惱羞成怒,殤不患索性省略前戲,抓起潤滑劑,直接將捲殘雲就地正法。發出無意義狀聲詞的時候,顯然比問問題的時候可愛多了。




小妖精(不是)真舒壓。(滾!)

 
评论
热度(2)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