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牽手

※好久不見的金光(喂)
※劍蝶

※突然想寫,這輩子沒想過會寫他們這麼溫柔的畫面 QAQ(幾個意思?)
※我以為他們在我家,永遠都是配角的命(爆)

※雖然短,但很滿足惹。
※可以繼續面對新劇的感覺(?)



船甫靠岸,劍無極迫不及待地踏上中原的土地,直奔還珠樓。

丈人的冷嘲熱諷從左耳進,右耳出,他和鳳蝶只是用著想將對方揉進骨血的力道擁抱。那是他想念許久的體溫與味道。除了付出勞力的汗味,伺候溫皇的鳳蝶身上總帶著茶香、薰香和胭脂混合的氣味。也許對旁人來說,不是特別值得喜歡,可他想念,他喜歡。

比起在故鄉的失而復得,終於見到思慕的人的喜悅更是將要溢出來那般,千言萬語都無法描述此刻的心情。

一旁的溫皇面無表情的搖著羽扇,正做著艱難的抉擇。他不想看見這一幕,讓鳳蝶和劍無極獨處顯然也不是一個讓他十分愉快的主意,若強行分開那兩人,肯定是要喝三天冷水的——



如實描述在東灜的經歷與現況之後,溫皇總算放他們小倆口獨處了。劍無極樂滋滋地與鳳蝶並肩坐在花園裡。

「鳳蝶。」

側頭望向劍無極,又看了看青年伸出的右掌心,鳳蝶毫不猶豫地用左手握住,而對方輕笑一聲,惹得她有些窘迫地想抽回掌指,卻被那佈滿劍繭的指節拉住,姆指輕輕地摩蹭她的手背。

「我說過月牙嵐和愛靈靈過得很幸福嗎?還有神田京一和衣川紫。我看過他們這樣做,愛靈靈和衣川紫總是用右手覆上來,當時我就想,妳一定會用左手,而且還很有男子氣概。」

鳳蝶輕哼一聲,帶著些微的惱怒和很多很多的喜愛,就像劍無極笑得眉眼彎彎那樣。

姆指又摩挲了幾下,劍無極拉起鳳蝶的手背,低首輕吻。

她看著他亮晶晶的眼眸,她看著他悄悄縮短距離,在那人的眼底看見自己帶著相同的期盼,在劍無極的掌指貼上她的腰際之時,鳳蝶微微仰起頭,緩緩地閉上眼,而他們拉長的影子在月下重疊。



如果說原本只想寫牽手,有人信嗎?(拖走)

 
评论
热度(8)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