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黎明之前 05

※東離劍遊紀13
※殤捲

※殤大俠的純情羅曼史完結篇(喂)
※寫到結尾才想得出篇名的毛病怎麼治(躺)


05

臨時搭建一間小屋,屋裡柔軟的床舖理所當然留給了唯一的女孩子,而身為盜賊的凜雪鴉睡在樹上,捲殘雲和殤不患則在篝火周圍各自挑了一個地方,幕天席地。

瞪著滿天的星星,捲殘雲楞是半點睡意也沒有。老實說,重建鍛劍祠比當初前往魔脊山的旅途更為疲憊,他卻難以入睡,只能解釋為他不再如當初那般天真了。以前天若塌下來,總有……總有大哥替他頂著,然而現在還有更可靠的殤不患在呢,不曉得自己究竟是怎麼了。

嘆了口氣,翻身坐起,捲殘雲坐到篝火旁,瞪著火光發呆。

「……煩惱什麼啊?少年。」

聽見篝火另一邊的動靜就睜開了眼,殤不患看著捲殘雲坐到篝火面前一動也不動地托著腮,不免微微地彎起唇線,也跟著起身靠過去揉揉那頭金髮,在對方的右邊落坐。

「唔,你是故意的吧。」

轉動脖頸,捲殘雲用左眼不滿地望向殤不患,而男人只是笑著,沒有回答。聳聳肩,又回過頭來對著火光比手畫腳。

「你說我之後是找把稱手的長槍好呢,還是學學劍好呢?」

「什麼都好吧,你喜歡就行。」

「可是啊,長槍可不能像你這樣,拿把木劍就耍帥呢。」

「在耍帥之前,保命要緊啊。你想耍帥,還有好長的路要走哩。」

「嘖,果然又是這樣囉哩囉唆的。那你教我劍術嘛?」

哼了一聲,捲殘雲偏頭望向殤不患被篝火照亮的側臉。

「那可不行。」

「啊,果然要走的。」

「如果只留下丹翡一個人,你會擔心的吧。」

「哼,那你還回來嘛?」

看著殤不患轉過頭來露齒一笑,捲殘雲不由得不滿地噘嘴。本來自己就是個藏不住心思的人,在殤不患坦白以後,理解了對方的矛盾在於深藏不露,也不覺得對方是個難以捉摸的人了。即使明白離開與留下是必然的選擇,他還是有些失落。

「你想在這裡等我嘛?」

「考慮到藏劍錄裡這麼多的名劍——…我還是等護印師大人找到能夠真心託付的對象,就去找你好了。」

「你這麼說可真令我擔心。」

「有你吸引惡人的目光,我絕對平平安安的。」

發出一聲意義不明的狀聲詞,殤不患伸手撫上捲殘雲的右眼。這性格……要不惹事生非倒是一件難事。話又說回來,東離赫赫有名的惡人應該多半都死在這次的奪取天刑劍之旅中了吧……,至少就死了四個。只是上面既然沒有人鎮壓,怕是要混亂好一陣子。

「不痛啦。我開始練劍,就不是長槍寒赫啦,而且這名號本來就沒有多少人知道,更別說我還是比較喜歡當英雄的跟班。」

伸手戳了戳殤不患的胸口,捲殘雲安撫似地揚起笑。

「我現在只是刃無鋒。」

「我知道啊,那稱號還是我給的呢。」

閃耀著火星的藍色眼眸流露著笑意,殤不患咪起眼,掌指悄悄地下滑至耳後,湊近那張稚氣的臉蛋。

僅僅是相觸,捲殘雲在殤不患拉開距離的時候扯住對方的衣領,主動換了個角度貼了上去,而後又像不滿足,重複了好幾次,直到殤不患摟住他,額頭這才相抵。

「喜歡這種東西真的很難捉摸,對吧?」

「一定是我這幾天太帥了。」

「然後喜歡別人頂撞你。」

「我猜那個頂撞的人不是你就不行。」

「——約好了啊,等我。」

愉快地笑著,捲殘雲對這段自褒互褒的應答顯然很滿意,而殤不患捏著他的下頷,極其慎重地落下親吻,宛若誓言。



凜雪鴉:瞎了。

從此大名鼎鼎的掠風竊塵負責幫殤大俠寄情書。(不)

 
评论(2)
热度(3)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