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說呢?

※下戲

※西經無缺×劍無極

※成功安利基友吃這CP的產物(喂)






西經無缺閒暇時或站或坐,總是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長琴無燄倒能精準地分辨他是在放空、深思或是——

「又思春。」

闇盟休息室裡,長琴無燄戴上面紗,透過鏡子瞥了一眼多年老友,聲調溫婉地喚回西經無缺的心神。

「嗯,最近有點神經質。」

「唔,也許是被你臉上的鬍子扎出來的。」

聞言,西經無缺深深地望了一眼長琴無燄,讓休息室裡的其他人內心彷彿有千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

——這兩個人究竟有沒有交往!



即使台詞和戲份不算太多,睡前總要再翻閱幾次劇本增加熟悉程度,而劍無極洗漱完畢,就蹭到他身旁,還扯了他捂暖的被褥將自己捲起來。受到寒意侵襲的西經無缺不惱不怒,將劇本放到床頭櫃上後,掀起被角擠了進去,自然惹得青年哇哇大叫。一邊低聲安撫,一邊摟緊了劍無極,鬍渣自然蹭到了那人的臉上。

「……臭老頭,殺青之後就把鬍子刮掉啦。」

「為什麼?」

「我這英俊帥氣的臉都要被你蹭老了。」

當然不是嫌棄西經無缺的外表,劍無極更是不會說出受夠了被當作父子這樣的話。他不曉得他們應該要看起來像什麼才會高興,至少不會是父子、叔侄或兄弟這類的關係。他們的年齡差距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三五天來訪一次,總會被鄰居或警衛招呼一句真是孝順,一同外出也會被說感情真好啊,他都只能乾笑兩聲。

「放心,還是很英俊很帥氣的。」

裝模作樣地端詳那張俊俏的臉龐,西經無缺末了落下親吻。約莫習慣了劍無極不肯老實的表達方式,經過長琴無燄的提點,他總算明白年少情人不時的鬧情緒是為了什麼。他其實不太介意別人如何看待他們的關係,以為是親屬反而更方便。

「這不是廢話——唔、」

熟悉的氣息和觸感蹭了上來截斷反駁的話語。起初是帶著安撫的蜻蜓點水,而後劍無極本能地回吻,追逐似地觸碰漸漸地拉長了停留的時間。

「你好像不是特別介意刮不刮鬍子。」

「才沒有——幹嘛啦,明天還要拍戲欸!」

「給你暖被。」

——什麼暖被!是要他暖床吧!

識相地沒有回嘴,劍無極幾聲輕哼算是應允。西經無缺的性格溫和,卻不曉得該說是包容他還是懷著心思欺負他。熱戀期過後,有一陣子因為各種緣由而無法常常見面,所以每一回碰面他總要追著時間向男人分享他的所見所聞,後來為了節省時間,他甚至一邊說一邊與西經無缺滾到床上去,而年長的情人一邊認真地回應他,一邊落下親吻與撫觸。

倔強如他,自然是不到最後關頭仍是叨叨絮絮。即使疲憊程度遠勝以往,他還是又嘗試了幾次,才終於不在這種時候打開話匣子,省得落了下風。思及此,伸手關掉房內的光源換來西經無缺摸索似地親吻。

「想什麼?」

「沒什麼啦,快點。」

自然不認為西經無缺會相信他的否認,劍無極卻沒有坦白的意思,只是伸手去扯男人的褲子。






感謝基友提供篇名~

為什麼是這樣的篇名呢?因為——


西經無缺跟長琴無燄是不是情侶?你說呢?

劍無極真的嫌棄西經無缺的鬍渣嗎?你說呢?

西經無缺吃幼齒幸福不?你說呢?

篇名叫什麼?你說呢?(滾!)


 
评论(2)
热度(4)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