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男朋友是個迷弟 - 01

※東離劍遊紀
※殤捲

※白天在廁所想到了開頭
※晚上在浴室想到了標題

※這個很少出現的傻白甜(?)標題就送給殤不患大大惹~~❤
(殤:……………)

※下戲




01

殤不患自認是個怕麻煩的人,卻算不上交際障礙,也沒有戲裡那麼乖僻,總是很快地融入同學或同事之中,然而捲殘雲簡直跌破他的眼鏡。他從沒有看過這麼自來熟的傢伙,那名據說是以狩雲霄的迷弟身份闖出名號的金髮青年,聊天對象上到導演下到外送便當飲料的工讀生弟弟妹妹,就算對方沒有聽他說話,也只是佯裝氣惱地跳腳,隨即又複述了一遍惹得談話對象發笑。

……難道有前輩提攜的小年輕就是這麼快活嘛?連續觀察了好幾天,終是忍不住這麼想。至於後來被狩雲霄親自吐槽沒有提攜是被纏上,那都是好一陣子以後的事了。

讓他對捲殘雲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他準備開拍在雨中奔跑、借傘和武打那幾場戲,天公卻不作美。雨勢不大也不小,恰好讓昂貴的拍攝器材無法出外景,他們只得等著雨停,而他為了緩解戴著假髮和厚重戲服的悶熱,捲起寬寬長長的袖子、下襬和褲管,站在雨打不到的屋簷下蘊釀在河裡游泳的情緒。

當時的捲殘雲閒著沒事,穿著雨鞋、撐了把傘,就在雨中自得其樂地玩了起來。透過滴滴答答的雨聲,他還隱隱約約地聽見不成調的歌聲,不禁挑起眉毛,看著雨幕中那個不亦樂乎的身影。

一直到外送便當的工讀生弟弟被潑了一身雨水,那張臉頓時更為陰鬱卻因為捲殘雲懊悔的神情與主動幫忙才舒展開來。等那兩個人走進門裡再走出門外的時候,已經嘻嘻哈哈地玩鬧起來了,然後他想著只要打算正經地做事,盯著捲殘雲絕對不明智,他現在心情愉快的要命啊救命!

晃了晃腦袋,轉身去拎著便當走回休息室給凜雪鴉坑,以助他迅速重新培養情緒。

至於送走工讀生弟弟的捲殘雲回過頭來,見殤不患已經不在原本的位置上,也只是撇撇嘴,踏著輕快的腳步回到了室內。




02

殺青之後,他們這幫負責幕前事務的演員若是空閒,總在發行當天回到公司佔據了一間大型會客室一起欣賞自己的作品。通常都會坐滿,一邊吃著外賣一邊聊聊近期的工作或休閒娛樂,權充一星期一次的同學會了。

捲殘雲看完第二集仍是興奮地無法自己,趁著朝狩雲霄讚不絕口的男朋友背對著自己,殤不患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當時拍完這個段落,捲殘雲立刻向狩雲霄表了一次白,回頭又抓著他說了一遍,讚美的詞都不帶重複的。他有時候覺得,喜歡一個迷弟比被凜雪鴉坑還悲慘。

哼了兩聲,見捲殘雲這白目的傢伙還不回來哄他,掌指一伸,掐了兩下那人的腰際。

「適可而止吧你。」

「唔?」

臉頰仍帶著興奮的粉色,捲殘雲總算把視線移到男朋友身上,有些疑惑地盯了三秒,揚起的笑容彷彿沾了蜜,伸手捧起殤不患的臉落下幾個吻。

「現在還會吃醋啊?真可愛。」

「……你才可愛吧。」

咕噥了一聲,殤不患攬住金髮青年的腰,捲殘雲倒是沒有掙扎著要再朝狩雲霄挨近,還蹭了兩下,又開啟話匣子讚美了一次崇拜的前輩——

看著晶亮的藍色眼眸,殤不患不禁第八百次想著迷弟也不是那麼糟,前提是乖乖地黏著他、跟他說這些。

至於被冷落的同袍倒是很習慣地,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就這麼普遍級的場面,才不需要墨鏡什麼的呢。




追求和交往過程不要問,很可怕(喂)

By 總算解脫的狩大哥(不是)

 
评论(2)
热度(7)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