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子 - 東皇戰影06

※蟹牛+跳腳的劍劍
※如果這都不算愛,那是什麼?(喂)




「……你不該跟來。」

見元邪皇靠著石塊緩緩坐下,雪山銀燕連忙收起嘯靈槍,走到燭龍的身邊蹲下,一臉嚴肅地審視著對方的傷勢。

「你現在也沒有辦法破壞伏羲深淵了。」

「……這對你沒有好處。」

瞥了一眼洞口,雪山銀燕隨即護住元邪皇,警戒起來。



雪山銀燕繃著一張臉提著嘯靈槍尾隨因傷勢而跌跌撞撞的元邪皇,劍無極擰著眉毛,腳步極輕地跟上了。後來所看到的景象當然立刻就把他氣得跳腳炸了出來。他本來就不是能安份關心師弟的情感發展的人,這麼衝擊的畫面哪裡能沉得住氣。

「雪山銀燕!那個是元邪皇!」

「我知道!」

「你知道!那你是想讓你大哥為難嘛!」

「我沒有!我……你不要管我!」

「怎樣怎樣,現在是怎樣?有了新人就不要舊人了是不是?」

「不是!你……你們不一樣。」

劍無極瞪著那張帶了羞赧的臉龐,又望向與他同樣驚訝卻帶著那種……好吧,他曉得那個,是個不該在他這個外人面前流露出來的情感,他也不想看見千年一魔露出這樣的表情。如果什麼都不知道,趁著銀燕不注意的時候捅元邪皇一刀可不是什麼難事。

思及此,持劍的青年抿了抿嘴,逆刃指著重傷的燭龍。

「老頭,俏如來說你的壽命剩沒幾天是真的嗎?」

「……是。」

抬眼望向帶著些微希冀的雪山銀燕,元邪皇恍若嘆了一口氣,移開視線不願注視著那隨即破碎的神情。

「我會好好盯著你的。」

抱著逆刃伸出兩根指頭比比自己的雙眼,又狠狠地指向元邪皇,劍無極不等雪山銀燕反應過來,就退回原本的位置,保持著不被忘年之戀傷害視力的距離。


 
评论(18)
热度(26)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