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子 - 墨邪錄20

※熾煞
※仙山的煞魔子




若能擁抱,他當然想緊緊摟住那個為了自己的國家鞠躬盡粹卻什麼也守不住的煉嶽尊,可他不能。一路看著修羅國度遭遇的劫難,煞魔子頓時不曉得將師兄推上帝尊之位的堅持是否正確,同時又十分理解莫前塵的心情。

即使當初只能那麼做以保住自己所珍惜的事物,卻無法陪伴他所珍愛的那位走到最後的煎熬,無論是人是魔都承受不住。

「……你會恨我嗎?」

抬眼望向氣得渾身顫抖的阿鼻尊,煞魔子輕嘆:「阿鼻尊又何曾怨過煞魔子。」


 
评论
热度(3)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