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子

※現代

※我在回家路上,廢叔又莫名把野獸放出來惹(炸)



「不……不檢點!」

風間始的推拒已讓他有些不悅,更別說這句莫名其妙的話。廢蒼生瞇起眼,原本就是將青年困在自身與牆邊的姿勢,現下更是貼近那人的耳邊,掌指則極為熟練地探進衣襬,觸及那結實的身軀。

「怎樣算不檢點?這樣嘛?」

「欸……」

「還是這樣?」

趁著青年正思考該怎麼拒絕他,雙手一前一後地向下,讓風間始不曉得該向後退縮,還是該向前逃避,有些不自在地掙動加速了他們的呼吸頻率。掌指揉捏著他的臀部彷彿鼓勵他扭動腰部增加他們緊貼的下腹部的磨擦,隨著廢蒼生的舔吻而側過臉,低吟與喘息不時惹得男人加重手上的動作。

「……繼續嘛?」

廢蒼生的指腹輕輕地蹭著青年的臀縫,早已習慣的風間始微微發顫地向後摩蹭,同時仰起臉親吻廢蒼生。

「要……」

看著那沾染些微水氣的紅色睫毛,廢蒼生狠狠地捏了那結實的臀部,兩個人一邊互相親吻,一邊跌跌撞撞地走進臥房。

兄長的叮嚀早已拋到腦後,不由自主迎合廢蒼生緩緩地磨蹭彷彿無聲的催促,惹得那人加快了速度和加重力道。明明是重複相同的動作,每一次還是讓他忍不住那莫名軟糯的聲音,加上撫觸和親吻,幾乎要讓他瘋狂,而廢蒼生只是專心一致地,挑撥他的理智。



聽見手機鈴聲,風間始閉著眼摸索,而後勉強睜開眼看了看來電的對象,滑開手機。

「喂……」

喑啞的疲倦嗓音似乎沒有讓電話另一邊的風間烈產生退縮的意思,仍是興致勃勃。風間始乾脆側躺,把手機放在耳朵上,意識則是模模糊糊地飄移。

「啊?唔……有啦,但沒什麼效果。嗯……」

風間始正努力喚回神智,思考著該怎麼停止兄長的叨唸,耳上的重量突然減輕了許多。還來不及反應,就聽廢蒼生說了句謝謝款待,而後則沒有任何動靜,只好再奮力地睜眼,望向枕邊人。

「關機了,又聽你哥胡說?」

「唔,他說的也沒什麼不對啊。」

暫時沒有更多力氣照顧兄長的情緒,風間始再度闔眼嘟噥。

廢蒼生沒答腔,湊過去親了幾口又睡著的風間始。風間烈的餿主意每一次都會造成反效果,對他來說是沒有什麼不好,然而風間始老是這麼聽話,他難免要打翻醋罈子。溢出一聲模糊不清的輕哼,摟住又朝他貼近一些的青年,才跟著進入夢鄉。

 
评论
热度(2)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