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子 - 墨世佛劫07

※下戲


捧著飯碗看著螢幕中的自己很緊張,螢幕外面的他也很緊張。即使是十分容易模擬的感情,即使他連哭戲也挑戰成功了,即使導演非常滿意,他仍舊擔心呈現出來的不如預期,可不能因為自己而讓評價下滑。

段落結束,風間始長舒一口氣,側頭瞥向身邊的男人,這才發現對方盯著他瞧,頓時有些慌張。

「怎、怎麼了?」

「情書、定情信物。」

「呃……」

廢蒼生伸手討取,風間始猛然想起當時看劇本就答應要給的東西,被他因逐漸加重的工作壓力而遺忘至今,尷尬地滿頭汗,不下於方才戲裡的情節。屬於同一條支線的夥伴較為親近是理所當然,更別說是隸屬於同一個組織,他受到廢蒼生不少的照顧。

……用兄長的話來簡單說明,就是他被照顧到床上去了。他確實不曾明確表達自己的意思,然而兄長能夠明白的事情,他相信年長的情人也曉得,無論是戲裡戲外,他均極度缺乏這方面的勇氣,於是十分理解如今的要求。思及此,下意識移開視線,下頷卻被男人的掌指捏住,才又抬眼直視廢蒼生。

「嗯?」

「呃……我、我會盡快給你的啦。」

捏住下頷的力道極輕,風間始輕易地掙脫,埋頭扒飯。他不曉得廢蒼生知不知道他初時絞盡腦汁想要表達心意,卻因裹足不前而擅自放棄,轉以行動表示。畢竟除了與『小玉姑娘』爭風吃醋,向來成熟的男人不曾要求過他。

「就這樣?」

風間始一邊咀嚼,一邊轉頭仔仔細細地瞧了瞧專注地看他的廢蒼生,又看了看早已不是他們負責演譯的橋段,覺得有些好笑又有些羞赧,頓時十分好奇當時廢蒼生是用什麼心情說出那些台詞的。然而這也是絕對不能問的問題,他可不想自己打翻廢蒼生的醋桶,糟殃的絕對只有他啊。

思考著補償方式,襯著片尾曲,將一掃而空的碗盤收拾乾淨,青年才空出雙手來擁抱廢蒼生。

「這可以當作訂金嗎?」

不禁失笑,為了青年這方面的單純,也為了自身因而獲得的安心感。他曉得風間始一直以自己的方式向他表達,他需要的也不是形式,而是懷裡的這個人對他所有的一點點特別。

廢蒼生一聲低笑,熱氣噴在風間始的耳邊,讓他下意識想要閃躲,卻也被廢蒼生抱在懷裡。

「今晚留下來。」

「……我說我今天會回家的。」

「嗯?」

「……嗯。」

又糾結了一陣子,風間始這才應允。即使不是特別忙,配合年長情人的關係,週期對年紀尚輕的他來說是有些長。

 
评论
热度(2)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