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子

送別羅碧,清洗完茶具的歎悲歡站在流理臺前發怔。

「想什麼?」

獨眼龍伸手在歎悲歡的眼前揮了揮,歎悲歡轉過頭來看他。

「沒什麼,只是覺得石頭仔長大了。」

「……你們三兄弟就是愛裝。」

指腹輕輕地按上那總是習慣性蹙起的眉頭,獨眼龍輕描淡寫的一句話,換來歎悲歡有些心虛的表情。

「你聽見了?」

「一點點。我符合你的期望嗎?」

「當然沒有,你可要好好負起把我掰彎的責任。」

「咳,那你現在願意讓我負責嗎?」

基於事實不能反駁,獨眼龍索性搭上歎悲歡的腰,拉近兩個人的距離。

「……天還亮著。」

明白話裡的涵意,推開獨眼龍的歎悲歡說不上是羞赧,只是平常被調侃的機率很低,每經歷一次都想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無法像二哥那般,習慣成自然的理直氣壯。

本來就沒有規律,多半都是一時興起,這回只是隨口一說,卻是難得的事前約定。獨眼龍低應一聲,忍不住捏住歎悲歡的下頷,輕輕貼上。

 
评论
热度(6)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