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子

鳳蝶見她一提到要請風間弟弟來,劍無極的神情極微妙,不免好奇:「怎麼?」

「他們很黏。」

鳳蝶表示理解,做哥哥的也很黏啊。

劍無極曉得鳳蝶理解的方向錯了,連忙解釋:「不不,黏的是他男朋友。」

這話被鳳蝶當作劍無極常態的放羊的孩子,真正見到時,才明白是實話。倒不是那尋常定義的寸步不離,臉上就是明明白白的寫著「我的」兩個字,即使面對的是家人,仍霸道的不可理喻。往好的方向想,無論風間始去了哪裡,問廢蒼生準沒錯,往壞的方向想……

看了看風間始那彷彿絲毫不覺的模樣,鳳蝶想,哪能壞什麼,就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喂)

 
评论
热度(2)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