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子

瞥了眼拎著兔子回來的風間始,廢蒼生繼續鑄造護世神兵。一邊看著夕陽西下,一邊等著少年喊他用膳。聽聞從屋內傳來的呼喊,廢蒼生一如既往的又待了一陣,才洗了手臉進屋。坐在固定位置上還來不及拿起碗筷,風間始就把一盤肉推到他的眼前。

「兔肉!」

難以忽略那特意加重音節的說話方式,縱然是向來霸氣側漏的黑水城鑄師,仍不禁頓了下,才開始用膳。看著滿桌各式兔肉烹調的菜色和憤憤扒飯的少年,不免覺得有些好笑。

收拾完畢踏進臥房,見鑄師坐在床上就是在等他的架勢,風間始忍不住倒退一步,後悔他這回是不是做的太過火了?即使已經不太記得他為什麼會氣成那樣,當著一隻兔子的面吃兔子和逼兔子吃兔子,怎麼想也太超過了。正進退兩難,廢蒼生瞥了過來。

「再來吃吃看?」

明白話中的涵意,臉上頓時燒的火紅。糾結了一陣,風間始終是爬上了床鋪,來來回回看了廢蒼生好幾次,總算輕輕地咬了一口男人的臉頰。



低首湊在少年的耳邊:「好吃嗎?」

原本有些慵懶的神情頓時清醒,滿臉通紅的糾結了一陣,在廢蒼生的懷裡蹭了蹭。

「……我下次不會了。」

「不,惹你生氣真的很難。」

滿意地看著風間始瞠目結舌的模樣,廢蒼生在少年的嘴角落下一吻。

 
评论
热度(3)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