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段子 - 魔戮血戰29

「不是我的傳人,嗯?」

廢蒼生沒有模糊地帶的性格總讓風間始困擾,然而鑄師不曾在床笫之間帶著懲罰的意味,這回因為一個否認,就折騰的他以為他走到生命的盡頭。身下的少年即使聲音已然變調仍倔強地不願改變答案,廢蒼生終是停下動作。

「那你是我的什麼?」

「……幫手——…啊、」

「嗯?」

「……………後、後輩?」

尤其是現在的狀態,風間始真是怕極了黑水城的鑄師,在糊成一團的腦子裡撈了許久,仍只得到既定的名詞,怯生生的看著廢蒼生有些不快的臉色,覺得大哥若是來幫他收屍,一定會碎唸著「這個笨弟弟啊」什麼的。

「你都會像這樣幫到床上來?」

安撫似地吻了吻風間始的眼角。

「呃…——不會。」

「還是會爬到前輩的床上來?」

「呃……」

這次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風間始曉得絕對不能說什麼「這是我的床」或「是前輩要我來的」,他想他這輩子都不敢說出不合廢蒼生心意的話,除了原本的敬畏,整治的手段他更是受不住,從未想過要當風流鬼,還是有哪裡不太對的風流鬼……。

「真傻。」

鼻子上被咬了一口卻不疼,看著廢蒼生的神情,風間始頓時似乎明白了什麼,原先因激烈的行為而紅潤的臉色更是明顯,見鑄師流露出難得的笑意,由耳根開始發熱讓他不禁抬手摀住臉頰和耳殼。

他曉得風間始總不明白他的心思,因為除了鑄造護世之兵,他什麼也沒有說,自然就不會要求後輩表示什麼。大匠師曾問他又拐又騙,不會良心不安?他說風間始不是傻子,是拐是騙是逼迫,喜不喜歡一眼就能看出來,而少年也不像多數人那般彆扭,話連彎都不曾拐過。

他不滿的只是兩個人的關係明明如此貼近,卻因那樣的撇清拉的很遠,然而意外的收獲是後輩察覺了這份情感的重量。廢蒼生讓風間始摟著他,低首湊近那無論經歷了幾次均顯得無措的少年。

室內溫度持續攀升,春光明媚。

 
评论
热度(3)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