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北極海

感謝紅心、感謝藍手、感謝關注,邊緣人十分感謝 >3<
& 現在回覆和發文都需要綁定手機號,這……這裡等於是廢了 QQ

在黎明之前 - 番外

*生死一劍劇透

*雖然刷了三、四遍,但是過了太久,不記得台詞 QQ 忘記殤叔當時是說狩雲霄還是銳眼穿揚有個義弟……


*鑑於這篇寫了一個月半(毆)
*歡迎糾正!




◎ 


自從與真正的大俠來一場深入的對話之後,殤不患開始認真工作。他的武藝是搬不上檯面,對付小混混倒是綽綽有餘,因而會收到普通民眾的謝禮來維持生計,卻很容易被路上遇到的玄鬼宗門徒找麻煩。

慌不擇路地往山裡逃,意外地被一名奇怪的金髮劍客——應該是劍客,雖然最後趕走玄鬼宗門徒的武器是長棍。

「哼,真是沒長進。你,唔,你的偶像是殤不患嗎?這風格還挺像的。」

朝滿頭大汗的殤不患比劃了兩下,金髮劍客隨意將長棍背在背上,撿起扔在地上的長劍和劍鞘,仔細檢查。

「是、是的!前陣子見過,還極為仁慈的讓我借用他的名字!」

「哈哈,這還真的是他會做的事呢。」

歸劍入鞘,金髮劍客將佩劍護在懷中,彷彿那是一把人人爭奪的名劍。殤不患有些疑惑地歪了歪頭,卻是為了話語中的感嘆。

「恩公——」

「別那麼叫我,雖然很爽,但感覺很老,叫我大俠怎麼樣?」

「大俠,大俠認識殤不患先生嗎?」

搔搔臉,殤不患從善如流地換了稱呼,棄而不捨地追問。

「唔,見過幾次——比起這個,你下次被玄鬼宗找麻煩,再來這裡吧,他們是很好的練習對象。」

「練習?」

「劍術哇!真的很難欸,你不覺得嗎?」

殤不患猛點頭,隨著救命恩人的話匣子抱怨與討論劍術,甚至聊起鎮上令人百吃不厭的店家或小吃或鮮食鮮貨,直到走出樹林,他才想起忘記詢問對方如何稱呼。擁有能夠趕跑玄鬼宗的武藝,也該小有名氣,加上金髮碧眼的特徵,他怎麼沒有聽說過這號人物?莫非是——不不,他怎麼可能這麼運氣呢!



——狩雲霄不是還有一個義弟嗎?

——嗯?沒有吧,從沒聽說過。

——可是我遇過本人,聽他說的。聽說最近相當出名的啊。

——一定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可憐人吧,這種人也不少,你應該好好培養一雙明辨真假的眼啊。



目送脫離玄鬼宗,努力生活卻仍然被欺侮的無名者踏著輕快的腳步離開,金髮碧眼的青年聽見振翅聲,揚起笑臉迎向那隻富有靈性的白鴿。他知道這個人,他當然知道,東離新興起的英雄帶著不知道從哪裡精挑細選出來的利劍回來給他之後,就遇到了這個。頭一次在信件裡向他抱怨掠風竊塵,指責那人當眾編造他們的故事,以假亂真。其中還有一部分埋怨他完全被省略,惹得他有些好笑地安慰對方,無論那個盜賊打著什麼算盤,為了保護護印師和神誨魔誡,再加上他的能力不足,默默無名正好呀。

搔搔停在他肩膀上的鴿子下巴,禽鳥咕咕叫了兩聲,轉頭去整理羽毛,而捲殘雲輕笑著,低頭親吻懷中的劍柄。



◎ 給自己的彩蛋(靠)


「欸欸,你做什麼!」

「你難得來一趟,當然要做點什麼!」

「不不,這裡不好吧?」

「沒什麼不好,沒人正好。」

「你……哎你。」

捏住捲殘雲的下頷,殤不患另一隻手引導對方解開他的腰帶,任由青年胡亂往他的身上蹭,掌指輕緩地朝後腰摸去。




*想起殤不患頂著那個捲殘雲隨便幫他取的稱號晃蕩到第二季,就憂喜摻半(爆)

*住在北極哇(做什麼)



/2018.02.14

*https://tw.tv.yahoo.com/thunderbolt-fantasy-%E7%94%9F%E6%AD%BB-%E5%8A%8D-%E9%9B%BB%E5%BD%B1%E5%AE%8C%E6%95%B4%E7%89%88-093349499.html
*台詞補完


评论 ( 4 )
热度 ( 2 )

© 愛在北極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