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More than a word - 03

※因為喜歡的人比預期的多(!)所以還是把結尾貼上來(害羞)
※各種感謝 ☺☺☺☺☺


※MCU
※內戰+返校日劇情相關,請輕拍 QQ
※Tony和Pepper大概是早就分手的關係 QQ
※Steve和Sharon也沒有曖昧關係 QQ






05



天未亮,F.R.I.D.A.Y.用著極小的聲響喚醒在床上沉眠的男人。在雙人床右邊的那位翻了個身,抬手小幅度地揮揮,人工智能管家立刻安靜下來。Steve閉著眼睛向床邊退開,懷裡的Tony隨即蹭了過來,還伸手搭上他的腰際。被這個反應逗笑的美國隊長總算清醒過來,在Tony的髮際落下親吻,才小心翼翼地將抱枕塞進他們之間,順利離開了床舖。

隨意從地上撿了件褲子套上,Steve一邊伸懶腰一邊朝浴室走去。就算是超級士兵,懶散了兩天,也無法像過去那樣迅速地清醒。他比預期多待了兩天,再不回去,他那隊幼兒園怕是要鬧得天翻地覆。此外,他已經聽過幾次敷衍國務卿的對話了,他不僅不想給Tony添麻煩,這裡還會越來越不安全。

梳洗過後,穿戴整齊的Steve回到床邊,藉著房內的昏黃燈光趴在床沿看著酣睡的Tony。他從前就看不夠這張興許睡遍半個美國的英俊臉蛋,這幾天更是如此。Tony絲毫沒有收斂地惹惱他,他卻沒有以往容易發怒,看著那人的眉眼,總是忘了自己上一秒究竟計較什麼。

左手托著下頷,Steve伸出右手去輕撫那人壓出睡痕的臉頰,搓揉耳殼,得到了一個揮開他的反應。無聲笑著,鍥而不捨地觸及億萬富翁的後頸。

「Tony,Tony。」

向聲源挪動一下,Tony咕噥幾聲作為回應。

「醒醒,我要走啦。」

掙扎著張開眼睛掠過Steve的臉,Tony隨即閉上眼,嘴巴則是開合了幾下。

「還很早呢,你再睡一會。」

見Tony伸手空抓了幾下,Steve主動搭了上去,低聲笑著卻不知所云。直到被折騰兩天的Tony鬆了手,他才湊近親吻那人的眉間。





睜開眼的瞬間彈坐起來,Tony恍神了幾分鐘,才抬起手背抹抹眼睛。

「……他走了?」

「是的,老闆。」

聽見F.R.I.D.A.Y.的回答,Tony晃了晃腦袋,再度躺了回去。比起最糟糕的時候,他的睡眠品質已經好了很多,卻不能算是最好。他曉得Steve無法長期待在這裡,導致這兩天即使疲累,仍然會莫名彈坐起來,再蹭進Steve的懷裡。

他最初是想辦完正事,直接把人趕出去,Steve卻比預想中更為衝動。除了正經共享彼此掌握的訊息和某些特定的時刻,他都讓自己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混蛋,卻非常失敗。他猜都是那些簡訊和電話的錯,惹怒美國隊長比以前難上四十倍。要他選,他當然更喜歡以前那種一言不和就打砲的往來,然而不得不承認的是,他從現今的模式得到不少慰藉。

他當然想要——不是說真的會——

抹抹臉,翻身滾進另一邊。他得制止自己那麼想,Steve只是因為太久沒有見面而產生了錯覺,等那個人回到隊友身邊,又會覺得他既瘋狂又不可理喻。

相較於Steve經過思考再輸入字母來傳達想法,他倒是沒什麼改變。他總是一心多用,在看到或聽見F.R.I.D.A.Y.轉述後,下意識回覆,理當十分容易惹惱Steve。詭譎的是,他無法見到那張憤怒的臉孔,反而更容易愧疚,導致變著花樣來討Steve的歡心。

他當然曉得美國隊長從來不喜歡花言巧語,倒是試了很多方法以後,才知道那個傢伙很喜歡被哄——也不是說他真的逗笑氣忿的美國隊長,他只是給美國隊長取了上百個親膩的綽號,再挑出一件無傷大雅又算不上有趣的日常瑣事來說,然後要求Steve回應他。

——Tony,我喜歡你這樣哄我。

Steve總是傳來這個讓他苦惱的訊息,他甚至能夠想像那個人的表情和語氣。後來他們開始使用那個老古董之後,美國隊長抓狂的情況越來越少了。他很確定不是那啥鬼一起承擔影響的,而是因為他們的生理需求勉強獲得了滿足。畢竟煩心的事情還是那麼多,他仍然擔憂著未來可能會發生的事,他仍然是那個要招一個孩子進復仇者聯盟的瘋子,他仍然與美國隊長的意見相左,他仍然一邊與政府周旋,一邊掩蓋戰犯們的行蹤。

話又說回來,他完全不擔心特工之王的安危。畢竟他們談論正事的時候,順便規劃了離開的路線和時間,還安排F.R.I.D.A.Y.一路修改監視器的畫面,直到Steve離開美國。他想過把F.R.I.D.A.Y.或其他的人工智能放入Steve的手機,然而顧慮了安全性的問題,以及各種他們現在不該過於親密的因素,他最終只是簡單檢查了那兩隻手機,沒有加入任何功能。

然而他到現在都不明白這些到底值不值得。他是Tony Stark,他從來不喜歡團隊合作,卻接受了美國隊長的指揮,還和一群小夥伴打打鬧鬧,也從來不希望Steve離開。當然了,他有自己的問題,他一直需要能夠回來的理由,也從來沒有缺乏過,他才能活到現在。

如今——是的,他當然比誰都還需要Steve。他需要一個能讓他走在正常軌道上的人。他曉得他們當初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思滾在一起,只是,這些年發生了這麼多的事件,他總無法理解Steve怎麼還能這樣對待他。蹭蹭枕頭,Tony強迫自己翻身下床。

「他帶走了什麼?」

「嚴格來說,Captain Rogers沒有帶走任何東西,但穿走了您為他準備的服裝。」

翻翻白眼,一邊咕噥著,Tony一邊搖搖晃晃地進了浴室。






06



Pepper在他把Steve留下的早餐塞進嘴裡時,落坐於他的對面。Tony眨了眨那雙折射著光線的眼睛,下意識護住了盤中還有一半的金黃炒蛋、幾塊切片的牛肉和有些焦黃的馬鈴薯。史塔克工業的執行長挑起眉毛,他這才把沙拉和帶有烤網痕跡的麵包推向對面。

好氣又好笑地將沙拉和麵包還給護食的億萬富翁,Pepper示意F.R.I.D.A.Y.列出近日天才落下的工作進度,無視含糊不清的抗議,開始匯報每一個項目的進度。見Tony吃飽喝足,又催促著去換上西裝,拎著不斷抱怨的男人坐進車裡,前往幾個月前就答應參與的會議。

在無趣的議程裡,唯一令他開懷的是,F.R.I.D.A.Y.通知他,Steve傳了訊息過來。

等他連續好幾天都花了很多時間在Steve身上,以及盯著美國隊長的盾牌,他才終於同意Pepper、Happy和Rodey曾經對他說過的話——

也就是說,他聽了三遍類似的內容。他毫不懷疑他們私下談過這件事,要一起討厭把他搞得狼狽不堪的美國隊長,又無法忽視他真正的心意。即使他認為自己表現的很好,沒有露出任何馬腳,這回的憔悴還是過於明顯了,畢竟F.R.I.D.A.Y.在每一次他舉辦派對的時候,都會詢問是否邀請Captain Rogers。

早該知道他的朋友擁有過多的機會接觸F.R.I.D.A.Y.不是一件好事,現在連Vision也會跟著揶揄他是不是想念激烈的活塞運動和激烈的唾液交換活動。唯一取悅他的,是Peter。那個總是精力充沛孩子依舊每天傳給Happy好幾封簡訊,而每一封簡訊都會詢問Brooklyn的狀況,他什麼時候才能再來見見Brooklyn?瞧瞧,有人跟他一樣喜歡美國隊長喜歡的不得了呢。

直到Happy煩不勝煩,吐槽根本不是同一種喜歡,他才笑著打電話給Peter,一邊胡說八道一邊安慰那孩子,畢竟美國隊長從不食言。

然而Rhodey再次指出他一臉慾求不滿,讓他差點吐出他們前晚才透過電話解決了一次的事實。Tony撇撇嘴,決定把一切歸咎到Steve的頭上。他拿著咖啡走進工作間,不滿地要求F.R.I.D.A.Y.傳送訊息給Steve。

「你的錯。」

——關於什麼?

「激烈的活塞運動和激烈的唾液交換活動。」

——是的,我的錯。

甚至可以想像Steve露出有些無奈又寵溺的笑容,Tony試圖將注意力放到被他中斷的研發項目上,卻忍不住想起當時F.R.I.D.A.Y.徵詢是否能如實告知其他人,而他們根本捨不得放開彼此,卻愚蠢的爭論。

「有時候,我覺得我不該跟你見面。」

——我想念你,Tony。

瞪著美國隊長傳來的訊息,Tony考慮了很久,最終抬手抹抹臉。

「不准這麼說。」

——好的,你正在工作嗎?

「嗯哼,別忘了我一天要工作23小時。」

——嘿,聽F.R.I.D.A.Y.的話,按時休息好嗎?我最近可能沒辦法即時回覆你了。

「……好的。」

腦袋裡閃過一千種惹惱Steve與拐彎抹角應允的回覆,Tony最終吐出一個乖巧的答案,而後進入了他一心多用的模式。

他們是超級英雄。

他們常常意見相左。

他們只是比起往常,更難見面一點點而已。






/彩蛋

/關於口耳相傳,激烈的活塞運動和激烈的唾液交換活動



按時送走了記者們,Pepper長吁了口氣。總算又闖過了一個關卡,卻不曉得Tony那邊——

「F.R.I.D.A.Y.,Tony在哪裡?」

「在工作間,Ms. Potts。」

「在那裡做什麼?」

「Boss與Captain Rogers在進行激烈的活塞運動和激烈的唾液交換活動。」

「……我能問下,妳為什麼用這個形容詞嗎?」

「是的,Boss和Captain Rogers的第一次結束的時候,當我向他們徵詢是否能告知您,Boss堅持他們不是做愛,工作間也沒有床,而Captain Rogers否認他們是砲友,最後他們接受了這個形容詞。」

「……那他們怎麼選了工作間?臥室比較近吧。」

「Boss和Captain Rogers原本是要分享雙方持有的訊息。」

Pepper翻翻白眼,完全打消了用言語恐嚇美國隊長的意圖,甚至也懶得擔心Tony。

「幫我告訴Vision,這幾天別打擾他們。Rogers走了再通知我。」






※真的沒啦。
※大概可以當作我入坑一年的紀念。

※每個持續寫他們倆的人都是神。QQ

※若有寫出千分之一的神韻,就是我的幸運了。QQ
※感謝閱讀 ☺☺☺☺☺

 
评论
热度(9)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