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More than a word - 02

※因為喜歡的人比預期的多,所以還是繼續貼了後續(害羞)
※各種感謝 ☺☺☺☺☺


※MCU
※內戰+返校日劇情相關,請輕拍 QQ
※Tony和Pepper大概是早就分手的關係 QQ
※Steve和Sharon也沒有曖昧關係 QQ






03



一邊站在沙發後面喝水,Steve一邊跟著隊裡的兩個爸爸看著亂七八糟的節目。襯著兩人的笑聲回頭要走進廚房,就見獵鷹和猩紅女巫擋路。這兩個人最近幾天都沒有給他好臉色,他下意識揚起笑,Sam和Wanda皺眉不買單的模樣仍舊讓他露出受傷的神情摸摸下頷。他們已經試圖勸他剃掉鬍子好幾次了,但他才不剃。他若要離開這裡,總得做點偽裝,這是他能想到的最棒的偽裝。

「這樣一點也不美國隊長!」

「我無法接受這樣的美國隊長!」

「Stark看到這樣的美國隊長也會心碎!」

挑起眉,Steve好笑地看著其他人以憐憫的目光注視著突然插話的Scott。

「怎、怎麼了?我說錯什麼了?」

「你知道他自己就留著好看的鬍子吧?」

「但、但是,人人都喜歡有著光滑下巴的美國隊長總沒錯吧?」

在代號帶著鷹的兩人還來不及阻止之前,Scott如實吐出疑惑,蓄鬍的美國隊長隨即露出有些羞赧的笑容,他的兩名男性隊友則是一副世界末日的模樣,而唯一的女性維持著那張撲克臉瞪他一眼。還來不及想通其中的關鍵,美國隊長的聲音帶著微微的雀躍打斷他的思緒。

「Tony……Tony,好像不反對我留鬍子。」

瞪著Steve,Scott不曉得該無禮地詢問連造型也能當作話題,還是該上前揍翻美國隊長,或者該揍自己幾拳,就被獵鷹和鷹眼左右架走。

「害我們吃狗糧的人應該要被揍。」

「我們練習一會團隊默契,Wanda來,隊長去旁邊休息——」

哀怨地瞅了兩眼Steve的下巴,Wanda才轉身跟上Scott完全無法理解的哀號聲。

摸摸不再光滑的下頷,縱然四下無人,Steve還是小心翼翼地彎起唇線,避免哪個人突然回來看見而大受刺激,更換遭受圍剿的對象,或是他得領受防不勝防的惡作劇。由於吸引注意力的源頭不在身邊,他才發現他與Tony的關係也許暴露了許久,他的隊友們如今才能習以為常地面對他的改變。

另一方面,他的好隊友顯然也很擔心留在基地的那隊復仇者的狀況,還提議找蜘蛛人瞭解近況,讓他十分欣慰。然而他不認為這是一個好主意。Tony總說要把蜘蛛人招入復仇者聯盟,而蜘蛛人目前還不是復仇者聯盟的成員。若依照Tony往常的行為模式,那孩子極有可能一問三不知,更別提他確實希望那個皇后區的男孩與復仇者聯盟沒有任何關係。

最令他高興的是,他與Tony的關係逐漸緩和。即使不會提起自己的計劃,也開始訴說生活瑣事,他們睡前還會互相打電話。縱然無法每天都聽見那令他萬分想念的聲音,也足夠填補他的思念。他不曉得他們隔著電話做的那些事,是不是代表Tony願意朝他伸出雙臂擁抱他,甚至親吻他。

將清洗完畢的杯子放回原位晾乾,Steve毫不客氣地霸佔雙人沙發,躺在抱枕上輕晃著超過扶手的雙腳,緩緩地閉上眼,對著腦海裡冒出來的那張臉咕噥。

Tony,Tony,好想見面。






04



按照F.R.I.D.A.Y.的指示,Steve進入會議室等待。沿著落地窗走了幾回,瞥見Happy朝一輛黑色的房車走去,推測那名聒噪的皇后區男孩就坐在裡面。他在踏進總部以前,與男孩擦身而過,那孩子不曉得為什麼回過頭來朝他搭話——

「嘿,你在這裡工作嗎?復仇者聯盟也有招聘一般工作人員?或者你是特工?」

「唔,怎麼說呢?我來自布魯克林。」

他從來沒有見過蜘蛛人面罩下的模樣,然而尚未變聲的嗓音令他印象深刻,導致他立刻曉得了對方的身份。他有些好笑的看著男孩驚訝地睜大眼的表情,伸出食指抵在唇間,示意不能洩露他的真實身份。那個一打開話匣子就停不下來的孩子隨即向他自我介紹,也朝他拋出好幾個問題,他避重就輕地回答,反過來詢問男孩是不是加入了復仇者才來這裡,對方卻得意地說自己看穿了這個邀請只是一個測驗並且拒絕了,現在正要回去。

他曉得這不是測驗,也只能笑著揮手與男孩道別。即使他早已學會告訴自己無法保護所有的人,Peter Parker卻十分努力地保護著他能保護的人們,獲得了Tony的青睞。他當時說Tony瘋狂,或許只是增加Tony的壓力,如今那個男孩展現了足以加入復仇者的能力,卻推辭了這個提議。對於Tony來說,今天真是意外地艱難。

看著房車駛遠,Steve忍不住長吁短嘆。他是收到復仇者總部要舉辦記者會的消息,故意挑這天過來的。如果Tony不願意見他,他還能安慰自己是過於忙碌,而內部裝潢依舊維持著他離開以前的模樣,讓他有些想逃跑。他是那個從來都被笑話念舊的老古板,卻能因為自己所堅持的信念——或者說是固執,毅然決然拋棄任何地方,而這些他放棄的,又總被Tony撿回來。自詡為未來學家的Tony,總是比他更珍惜這些,似乎Tony才是那個纖細的藝術家,顯得他相對的殘忍又莫名其妙。



渡過迎接史塔克工業執行長怒氣的可怕階段,Tony略為疲憊地推開會議室的門。他一直沒有取消其他人的使用權限,聽見F.R.I.D.A.Y.的通知,Pepper停頓了一下,讓Happy先送Peter回家,撿了一些他最近搞砸的事來跟他討價還價了五分鐘,才讓他上樓來,導致他原本的複雜情緒頓時煙消雲散,只剩下Steve挑對時間過來的感謝。

站在窗邊,戴著鴨舌帽的男人將雙手插在口袋裡,望向遠方,彷彿聽見他打開會議室的聲響似地,隨即轉過頭來朝他笑。他下意識踏進會議室,關上身後的門,也將雙手插進口袋裡看著那他差點都要認不得的美國隊長——才怪。他懷疑Steve就算只剩骨頭或燒成灰了,他都能一眼認出來。

媽的。

他們是傳了幾千封——好吧,截至目前為止,七千八百七十九封訊息,也打了——呃,至少四十三通電話,但完全不能說明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有所長進,或者適合見面,更別說身份還是戰犯的美國隊長潛入境,難不成又闖禍要讓他收拾爛攤子了?

絲毫不曉得Tony內心各種推演,Steve看著那張與記憶裡相同的面容,不由自主笑得眉眼彎彎,卻因男人抿嘴和抬起下頷的防禦神情而僵住。他們以前,不是只有他主動踏出腳步朝對方邁進,這回卻是他主動離開。Tony若是不喜歡他了——

想起他們這段時間的談話內容,Steve深吸了一口氣,轉過身朝Tony邁開步伐。

即使不明白對方的意圖,Tony帶著不能處於弱勢的心境,散漫地朝Steve走去。

「Tony。」

「嗯哼。」

Steve試探性地伸出手,指腹輕輕地蹭上當時帶著瘀青的位置,而Tony伸手摘掉他的鴨舌帽。近距離看著那彷彿帶著探究的神情,他壓下心底的慌張,低聲詢問向來一直嫌棄他的男人。

「……怎麼樣?好看嗎?」

「不好看。」

「是嘛,Nat還幫我整理過了。」

見Tony隨手把他的帽子扔掉,還一會抓抓他略長的金髮,一會抓抓他的鬍子,Steve頓時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要融化,嗓音不由自主地溫柔了幾分。

一聲輕哼,Tony顯然沒有被眼前的美色吸引,Steve卻忍不住向前貼近,而後西裝筆挺的男人伸出指尖,貼上他的唇瓣。

看著蓄鬍的美國隊長一臉委屈,Tony克制著不管不顧順從本能的衝動,維持著面無表情。

「你來幹嘛的?」

「只是來見你。」

試探性地將掌指放置於Tony的腰上,Steve謹慎地觀察著Tony的反應。

Tony挑起眉,張開嘴剛要說話,Steve就吻了他一下。一下,又一下,都是輕輕地貼上又馬上離開,直到他抬手觸及對方的後頸。他聽見Steve在唇齒間的空隙喊他的名字,他想他真是無藥可救。美國隊長總是不管不顧,一心一意只想做正確的事,而Steve Rogers總是惹他生氣。至於他……簡直心胸寬大。

冷靜之後,他甚至無法分辨哪一邊是對的,或者兩邊的選擇都是錯誤的。也許只有Steve能與他擁有這般糾結的關係,所以他放下在西伯利亞的怒火,繼續朝自己認為正確的路前進。當然了,他喜歡這個男人,即使這麼混蛋,還是喜歡的要命。然而混蛋是Tony Stark的代名詞,他遇到混蛋只會更加混蛋。

Steve吃痛地向後退開,困惑不解地看著那彷彿惡作劇成功的神情,而Tony雙手環胸,擺出公事公辦的模樣。

「真沒闖禍?」

「沒有,Bucky——呃,你不想聽他的消息,對嗎?」

「對,但你得告訴我,我們談過的。」

看著Steve皺著眉,隔著臉頰捂住傷處的無辜模樣,Tony抬起下頷,心情好了幾分。

「那你願意告訴我嗎?」

「跟我去工作間。」

見Steve又要湊過來抱他,Tony笑著退開來,朝蓄鬍的美國隊長指指那頂被他扔開的帽子,隨即轉身邁開步伐。



踏進工作間,Tony就讓F.R.I.D.A.Y.把近期的工作項目展開來,一邊脫下西裝外套,扔在隨便一張椅子上,一邊喋喋不休地說明近期的進展,而Steve只是看著億萬富翁解開袖扣,扯開領結。

顯然被美國隊長不專心的模樣激怒,Tony挑起眉,隨手甩開手上的領帶,正要開口嘲諷向來正直又正經的Steve,原本站在五步之遙的男人就邁開長腿,迅速地貼近他,而他只來得及在扔掉鴨舌帽的間隙輕哼一聲。他想念這個,當然想念了。與會議室裡那個溫柔的吻不同,與透過老古董夾雜著電流聲的描述不同,他以往感受到的,都是Steve對他的思念,這一回則是恨不得將他吃進肚子裡,融於骨血的急切。

美國隊長的掌指在鋼鐵人的身側滑動,襯著唇舌交纏的聲響,終是向下觸及柔軟的臀部與大腿內側,順勢托起矮他半個頭的男人置於工作檯上,而吻向下落在裸露的項頸上。

「你——我們正事還沒說完——」

仰起頭,任由Steve一邊親吻他,一邊迅速地解開他的襯衫釦子,Tony抓抓那人略長的頭髮,倒沒有顯露出推拒的意思,惹來一聲低笑。

「你繼續說,或者我先來。Bucky、Bucky選擇了——」

Steve抬起頭來親膩地蹭上那張口是心非的嘴,眉眼彎彎地讓Tony有些粗魯地扯他的夾克,心思則是奮力繞回正題,經驗比他豐富許多的男人卻毫不客氣地踹他一腳,不管他半掛在臂上的外套,直接解開他的皮帶。

「閉嘴!你還有心思想著別人,嗯?」

「唔,沒有……」

對Tony反覆的說詞習以為常,Steve又去親吻那總是不肯好好說話的唇舌,指腹則沿著那人腰腹間的軟肉緩緩向上蹭去。






※寫Scott真舒壓。

※原本只是想寫他們在返校日結尾以後搞在一起,沒想到寫到這……花了兩個月……還寫了這麼多……
※當作到這裡就完結了吧。(又)

※每個持續寫他們倆的人都是神。QQ


 
评论
热度(12)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