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More than a word - 01

※給人家的插花原始版本,還好當時立刻放棄,因為真的很難寫……(死掉)
※而且越寫越多……(死掉)


※MCU
※內戰+返校日劇情相關,請輕拍 QQ
※Tony和Pepper大概是早就分手的關係 QQ
※Steve和Sharon也沒有曖昧關係 QQ






01



Steve寄出了手寫的信件與型號老舊的手機,他不確定未來學家會不會像往常一樣,嫌棄他跟不上時代。即使他們偷偷地接吻,甚至發展出更進一步的關係,他們仍然跌跌撞撞地互相拉扯,依舊容易產生衝突。然而他一邊搜尋任何關於協議與鋼鐵人的消息,一邊捏著手機等著對方聯絡他的時候,他收到一本髒話大全與史塔克工業最新型的手機。

他曉得Tony總能查出他們的藏身處,卻不擔心暴露。若Tony真心要逮捕他們,他們會在海上監獄被攔截。成為戰犯的美國隊長彎起唇線,將髒話大全放置於一旁,打開新型手機,等著他的是一條訊息。

——我要把那孩子招入復仇者聯盟。

對著手機皺起眉頭,Steve慢吞吞地按著手機螢幕,回覆訊息。

——不!Tony,他還只是一個孩子。

——哼,你的Wanda也只是一個孩子。順便說聲,這家快遞真的很不錯,快速又穩當,還從來不認識收件者。

訊息來的很快,卻讓Steve覺得好氣又好笑。他能想像那個男人會擺出怎麼樣的混蛋表情惹惱他,而他如今只能在心裡默念這個名字。Tony。Tony。Tony。Tony。Tony。輕觸手機螢幕上的鍵盤,Steve按下那四個字母與標點符號,卻不曉得自己究竟懷抱著什麼樣的情緒。

——Tony。

——閉嘴。

彷彿看見手機另一頭的Tony翻白眼的模樣,Steve忍不住對著手機傻笑幾秒,才認真地回到主題,用著十分緩慢的速度,與復仇者聯盟的主事者討論這件事。

——我在YouTube看見他以前的裝備,你是不是一開始就這麼打算,才給他新的制服?

——我缺人手。

——如果你需要我,我會回去。

——不,不需要,我要搬家。

——Tony。

——閉嘴。

——他的制服有什麼功能?

Steve掙扎了幾秒,決定不過問Tony打算搬去哪裡、是私人搬家、還是復仇者搬家,轉而詢問蜘蛛人那件制服的保護措施。他告訴自己,現在不是探問的好時機,或許Tony也不願意告訴他——至少在公事上,出資者任何對於硬體設施的決議,無論好壞,他總是能欣然接受。最好的例子是盾牌的磁力回收裝置,即使後來還是為了平衡感而拆除,最初看著那彷彿等著自己稱讚的模樣,仍是微笑著收下,並且感謝研發製作的辛勞。

Tony這回難得地沒有馬上回覆訊息,Steve極有耐心地捧著手機等了半小時,依舊沒有收到新訊息。計算了時差,猜測對方也許被誰催促去睡了,才沒有來得及回覆他,於是準備去沖澡。他剛做完晨間運動回來,就收到包裹,隨即拆開遠渡重洋的紙盒。

踏進浴室前,Steve想了想,還是折回床邊,拿起手機又發了一條訊息。

——晚安,Tony。

——早安,Cap。

收到訊息的時候,他正好吃完了晚飯,顧不上收拾碗盤,就當著其他人的面使用二十一世紀的新科技。

——沒什麼特殊的,就你看到的那樣。好穿、好脫,只是沒有那麼容易受傷,不會受涼、不會中暑,從高處摔下來不會跌傷什麼的。

——睡得好嗎?

——嗯哼。

於是與Steve一同逃亡的復仇者們,見證著令人舒心的微笑逐漸轉換為美國隊長招牌的嚴肅表情。幾個人互看一眼,完全心知肚明那隻手機的主人,以及談話對象。自動自發地收拾桌上的碗盤,拎走完全不會讀空氣的Scott,將空間留給Steve。

確認已經走到超級士兵的聽力範圍之外,Sam忍不住嘆氣。

「除了任務,我沒怎麼看過Steve毫無抗拒地使用最新型的科技產品,愛情真可怕。」

「可不是嘛,那兩個傢伙甚至還認為沒有人知道他們愛得死去活來。」

輕哼一聲,Clint的嗓音帶著不屑。

Scott彷彿遭受重擊,表情一片空白,內心瘋狂嫌棄和吐槽復仇者聯盟。簡直亂七八糟!難怪那個冬日戰士堅持要把自己冰起來。這是情侶吵架硬拖其他人下水嗎?這不是電視或電影才會出現的劇情嗎?最好的解決方式難道不是打一砲嗎?如果還不能解決,那就打兩砲!

也許他的垃圾話在經過大腦處理前說出來了,三位復仇者一邊鄙視他,一邊拌嘴,一邊向他解釋。

大意是這樣的。在公事上,Tony Stark從來不是什麼容易哄騙的對象,Steve Rogers也是,所以那兩個人很容易針鋒相對,也沒有字面上的那種親密行為。無法確定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至少從Wanda加入復仇者聯盟,只要輪到那兩人按照其他人的要求拿出飲料或零食,都不會詢問對方的意見,無論拿到什麼,就只是挑起眉毛朝對方笑,以及他們只要四目相交,氣氛就會產生微妙的變化,無論是不是吵架。

過去最佳的例子是對付奧創的那個一起贏和一起輸。他不太懂這個,但他能理解那個,常常撞見那兩個人說說笑笑地一起搭電梯,或是一起站在偏僻的角落,彼此幾乎要越過安全距離貼在一起,那是有點尷尬,又不是很尷尬的境地,只要當事人若無其事的搭話就能化解——那兩個人還真的臉不紅氣不喘地朝第三者招呼!他知道Tony Stark是什麼樣的人,他要抗議的對象是美國隊長!反應跟長相不太符合啊!

他好像又不小心把心裡的話說出來,那三位又是一邊拌嘴,一邊表示把美國隊長當作偶像的人都該知道,Steve Rogers成為超級士兵以前,可是偽造過個人資料參軍。他只好舉起雙手做了個投降的手勢。

「我回去把Stark縮小帶來行嗎?或者找那個用蜘蛛絲的小鬼幫忙?」

Scott忍不住提議。這不關他的事,他也管不著為什麼這麼重要的事,那兩個人在機場打架之前不坐下來談,還只告訴他是違法行動。Pym總說不能相信Stark,而受多數人喜愛與尊敬的美國隊長喜歡Stark,Stark還讓美國隊長劫獄。他無法理解那兩個人為什麼打了一架能不撕破臉,還向對方示好,卻能忍受不交談和見面,若換成他,肯定是把話講清楚後,恨不得能抱一抱和親一親自己喜歡的那個倔強的傢伙。

三位復仇者看來看去,又說了一堆他聽不懂的話,才七嘴八舌地表示他們也很想把復仇者聯盟的兩大支柱關進一個房間三天三夜,不握手言和不准出來,然而這回美國隊長丟了盾,也不肯詳細說明在西伯利亞發生了什麼事,唯一的知情者也拒絕分享。他們確實還有很多很多很多問題要解決,而令他們欣慰的是,瞧,Steve仍然主動拉近距離,無論主題是什麼,無論Tony正確與否,Tony總能接受Steve。

Scott似懂非懂地點點頭,還重重地嘆了口氣。

「我有點理解之前離婚的時候,Cassie的心情了。」

三位復仇者又看來看去,各自否認Steve和Tony是自己的兩個父親,卻朝他不置可否的聳聳肩,讓他不禁告訴自己,之後若有機會,他還是不要加入復仇者聯盟吧,都不太正常。






02



Steve知道他這陣子很反常,無時不刻帶著新型手機,隨時隨地對著手機生氣或傻笑,卻難以控制自己。他曉得很多時候是Tony故意惹他生氣,而他無法看到那人的模樣,無法觸碰,甚至不能聽到那人的聲音,導致更加容易發怒。

唯一的好處是,這時候的Tony會想辦法哄他。他有幾次總是忍不住得寸進尺的詢問,他回去以後,還能這樣哄他嗎?Tony總是不回答他的問題,還告訴他,不能,他不能回去。

他們談論的話題當然包括協議,包括其他人的近況。Steve推測Tony不想聽他提起自己的近況而總是不敢說,也不敢詢問,導致他常常以蜘蛛人的新聞來旁敲側擊,Tony卻完全不解釋那名來自皇后區的少年為什麼闖禍,也不告訴他為什麼收回制服,再加上Tony的情緒不太穩定,沒說幾句又來惹惱他,讓他有點擔心。

他們的曖昧期跟許許多多的人一樣,距離互相理解、互相坦承還有一大段的路要走,他們卻不滿意彼此為了工作東奔西跑而無法時常見面,迅速地搞上了。這約莫是他睡了六十五年醒來後,唯一不排斥的事,也間接導致了這個後果。

他們在沒有吵嘴的私人時間裡,總是忙著讓對方不能說出一句完整的話激怒自己,理所當然的,他們幾乎沒有互相承擔過對方的痛苦與煩惱,但他這回十分理解了前陣子拼命保護Bucky時,Tony的心情了。他早該懂的,畢竟Ultron和Vision的誕生都是相同的原因。他們的出發點總自以為是地為了對方好,結果才發現是為了自己。即使當時面對Ultron這個難題,他說過一起,卻只是一起面對為非作歹的傢伙們。

摸摸鼻子,Steve盯著那句他不能回去的訊息看了很久,才慢吞吞地伸出食指,觸上螢幕。

——不管你怎麼想,我是願意與你一起承擔的。你知道的,對不對?

這是他第一次被晾了兩天,才得到一條毫無關係的訊息。

——我想你摸摸我。

瞪著那條訊息,Steve的腦筋頓時打結。摸……啥?是他理解的那個意思嗎?在他們距離這麼遙遠的時候說這個?

——你不想嗎?你還記得你以前怎麼摸我的?

——你……非得這樣嗎?不要讓我想像那個畫面!

彷彿能看到他的表情,Tony很快地又發來一條訊息催促他。Steve忍住不發出一絲聲響,卻憋得滿臉通紅,還用他的最快速度發出抗議。

——Steve。

——你不能……不能這樣虐待我,你得接電話,你得用我的手機。

繃起極為嚴肅的表情,Steve甚至沒有心思向他的隊友招呼一聲,就迅速地離開了沙發,回到自己的房間拿出一直帶在身邊的舊型掀蓋手機。

值得慶幸的是,Tony接起電話的速度也很快。在那有些失真的電子音中,Steve聽見Tony抱怨他不該拿掉語音和視訊的功能,屈就這隻老古董,讓他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






/聽說很流行的彩蛋(?)



「隊長又被Stark氣壞啦?」

轉頭瞥向美國隊長的背影,Scott隨口評論一句,回過頭來,就接收了深情關愛和不屑鄙視的目光,他驚恐又莫名其妙地跳了起來。

「怎麼了!怎麼了!又怎麼了!」

「呵呵。」






※當作到這裡就完結了吧。

※每個持續寫他們倆的人都是神。(每次寫文就想死)

 
评论
热度(17)
© 愛在北極海/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