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 - 魆妖記02、03

※下戲
※廢叔的野獸怎麼關不住

※這麼一點點我也能自己萌的死去活來 QQ


01


風間始正貼著他打盹,廢蒼生不是很想接電話。手裡捏著瘋狂震動的手機,猶豫再三,因為不想看見青年可憐兮兮地轉述工作事項,還是輕輕地向後挪,翻身接聽。

電話另一邊十分禮貌地通知他下週要到片廠一趟,他壓低音量回應,就結束了通話。背後的青年卻蹭了過來,含糊地詢問是不是工作。

「嗯,下星期要開始籌備了。」

輕輕地回應一聲,風間始過了一會才彈起來,正好讓廢蒼生轉過身來,他揉了揉眼,又躺回對方的懷裡。

「怎麼?」

「沒……沒有。」

嗓音仍帶著睡意的沙啞,風間始怎麼可能坦率地表達他只是捨不得這種隨時可...

   

忽然之間 06(完)

※東離劍遊紀
※殤捲
※下戲 & 演員AU


06


隱瞞結婚的時間不算太長,因為他們的事務所於第二年各自收到他們沒有一起報稅的罰單。不僅捲殘雲的經紀人失控,殤不患那邊也算不上正常,是一段兩人再也不願記起的回憶。理所當然的,經紀人後來無論提了什麼要求,他們都趕緊點頭答應,其中包括見雙方家長、買一對戒指、拍一組照片和告知親朋好友——

躺在殤不患的大腿上,捲殘雲不安份地蹭來蹭去,而男人只是安撫性質地摸摸他的頭,讓他不滿地起身,得寸進尺地鑽進殤不患的懷裡,妨礙對方滑手機的大業。

「怎麼啦?」

配合地放下手機,殤不患摟著捲殘雲低聲詢問。

「結婚好累哦。」...

   

忽然之間 05

※東離劍遊紀
※殤捲
※下戲 & 演員AU


05


將自己煎得金黃的法式吐司塞進嘴裡,殤不患瞪圓眼看著坐在對面的捲殘雲卻不忘咀嚼,看起來有些滑稽,罪魁禍首則是不安地換了一個坐姿。

「……所以,前天晚上,你開玩笑的?」

「嗯,不素,你先縮縮腫麼突然改騙祖意了?」

點點頭又搖搖頭,嘴巴裡還有食物的殤不患口齒不清的詢問。

「才沒有突然,沒幹嘛的時候,我都認真考慮這件事。」

「……你才考慮幾個小時吧?」

偏頭想了想,嚥下吐司,殤不患忍不住吐槽。他們前天磨蹭了大半個晚上,昨天起的晚又在家醒了吃,吃飽了睡,不斷循環,捲殘雲哪有多少時間想這件他隨口一提的...

   

忽然之間 04

※東離劍遊紀
※殤捲
※下戲 & 演員AU


04


三五個月不見面是稀鬆平常的事,捲殘雲不跟他聯絡則不怎麼正常。殤不患想過很多回,都不曉得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才導致向來直來直往的青年迴避他。他當然想盡辦法聯絡捲殘雲,卻收不到回應,向狩雲霄倒過苦水,對方卻不怎麼理他,他又不想告訴凜雪鴉和殺無生這件事——

最後從蔑天骸的手中接過捲殘雲的日程,讓他無比尷尬。

「你們真的分手了?」

看著殤不患複雜的神情,蔑天骸摸摸下巴,有些疑惑這個援手是否來得太慢。

「……沒有,你怎麼——我的意思是,是我表現得很明顯,還是他跟你說過這件事?」

「這個啊,丹衡告訴我的。...

   

忽然之間 03

※東離劍遊紀
※殤捲
※下戲 & 演員AU


03


一開始,狩雲霄只曉得捲殘雲十分外向,不管跟誰都談得來。他們合作的時候,那個精神奕奕的傢伙總是飾演他的跟班。有一回他飾演的那個角色很不喜歡老是纏著他的小夥子,一方面是因為自顧不暇,另一方面是他不需要搭擋,後來那個小夥子還是因為他而喪失性命,他在結尾去小夥子的墓碑前站了很久,讓小夥子的人氣瞬間暴漲,所以他們第一次一起做了訪談。

那個訪談對他來說,簡直是惡夢的開端。因為坐在對面的主持人希望捲殘雲闡述與他合作的想法,總是跟班的經歷有沒有帶給他什麼影響之類。在捲殘雲難得靦腆,像個大男孩猶豫的五秒鐘裡,他想起以...

   

忽然之間 02

※東離劍遊紀
※殤捲
※下戲 & 演員AU


02


殤不患聲名在外,依然低調的風格讓他當初接到第二男主角的邀請時,稍微看了角色性格和造型設計就答應下來,後來得知了劇情走向才大喊上當。這個角色對他來說,確實得心應手,即使不是第一次作為凜雪鴉的陪襯,戲裡戲外被坑也不是什麼新鮮的事,然而被坑成這副德性倒是前所未聞。

他還記得當時坐在旁邊的凜雪鴉轉過頭來笑得眉眼彎彎,他好不容易才忍住在第一次會議中翻白眼的衝動。

與殺無生、狩雲霄相較,基於完全沒有展露身材的服裝設計,這一回他不需要特別健身,事前的武打訓練卻吃足了苦頭。後來在片場相聚討論起這件事,發現每個人都...

   

忽然之間 01

※東離劍遊紀
※殤捲
※下戲 & 演員AU

※如果沒有偷懶,就是日更!因為我全部寫完啦哈哈哈哈哈!

※其實應該算是與《我的男朋友是迷弟》系列文,不過這篇比較像正文,那篇像番外或彩蛋之類。


01


桌上擺著一本收集冊,裡面貼滿了他從宣傳東離劍遊紀以來的緋聞,殤不患愁眉苦臉地翻了翻。他不是第一天曉得經紀人的這個惡趣味,然而……唉,沒有他最想看到的那張臉真是太不可思議——才怪。即使緣由完全不需要絞盡腦汁,他還是忍不住嘆息。

絲毫不需要認真計算,他一頁頁翻過去,都能看見凜雪鴉那張英俊帥氣的溫柔笑臉。他和那個男人不是第一次合作,事實上,他還得恭恭敬敬地...

   

段子 - 東皇戰影30-32

※不用懷疑,就是個虐der
※天靈地不靈,我有愛靈靈。

※求官方打臉!!!!!!!!!!


愛靈靈醒來的時候,四周瀰漫著霧氣,她抬起雙手看了看,又拉扯著十分乾淨的衣裳,有些茫然。她記得——她很努力地保護了西劍流的幹部,卻不曉得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如果……如果……那些人沒事,嵐沒事,那就好了。

「靈靈。」

那是她很懷念的聲音,溫文低啞,總是帶著深深的無奈。慌張地四處張望,看見那藍色的身形從霧裡走出來以後,淚水終是無聲滑落。

「靈長……我……我……」

「靈靈,妳長大了。」

歎悲歡仍是皺著眉,伸手將靈界上下捧在手心的少女攬進懷裡,愛靈靈再也忍不住地放聲大哭。她哭著道歉,說她不該這...

   

我的男朋友是個迷弟 - 03

※東離劍遊紀
※殤捲
※下戲


※莫名其妙有了續(喂)不過變成段子集合就是了……
※序號與事情發生先後無關,與我寫的順序有關(毆)


05


將醒之際,殤不患伸手一撈,除了床舖和被子什麼都沒有摸到,這才張開眼確認床上只有他,而不是花式亂滾,又抬起頭望向浴室,也沒有正在使用的燈光與聲響。揉揉眼睛挪到床邊,一眼就看見對方的衣物仍扔在地上,只好起身撿起褲子,一邊呵欠一邊穿上,朝外走去。

餐桌旁的金髮反射著斜照進來的陽光,顯得色澤更淺,更加耀眼。他想他原本就喜歡晴朗的天氣,如今因為眼前那人而更加喜歡。他上前摟著正在喝牛奶的青年,低頭親吻對方的耳畔。

「餓了?」

「唔嗯,昨天稍微填了...

   

牽手

※好久不見的金光(喂)
※劍蝶

※突然想寫,這輩子沒想過會寫他們這麼溫柔的畫面 QAQ(幾個意思?)
※我以為他們在我家,永遠都是配角的命(爆)

※雖然短,但很滿足惹。
※可以繼續面對新劇的感覺(?)


船甫靠岸,劍無極迫不及待地踏上中原的土地,直奔還珠樓。

丈人的冷嘲熱諷從左耳進,右耳出,他和鳳蝶只是用著想將對方揉進骨血的力道擁抱。那是他想念許久的體溫與味道。除了付出勞力的汗味,伺候溫皇的鳳蝶身上總帶著茶香、薰香和胭脂混合的氣味。也許對旁人來說,不是特別值得喜歡,可他想念,他喜歡。

比起在故鄉的失而復得,終於見到思慕的人的喜悅更是將要溢出來那般,千言萬語都無法描述此刻的心情。...

上一页
©愛在北極海 | Powered by LOFTER